- 极速赛车投注群:站长推荐微信【接待77728849】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诗歌大全 > 格律诗 >

怎样教孩子学古诗

时间:2019-04-08 11:12 点击:
新民晚报官方网站

  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第四季刚刚结束,与上两季的高中学生和外卖小哥一样,本季的总冠军、一位理科女博士霎时间又成了令人艳羡的明星。央视在为弘扬传统文化作出重大贡献的同时,也为许许多多的家长编织着梦想。人是需要有梦想的,因为梦想是成功的前提。但是,梦想也是需要脚踏实地,一步一步去实现的。所以,在《中国诗词大会》产生的效应下,怎样教孩子学古诗,这个话题也便应运而生了。

  一、教孩子先教老师

  记得去年曾经在上海图书馆讲过这个话题,开讲之前,主办方照例请我题个词,我在红本本上写了这么一句话:教孩子先教老师。因为我认为这是一个最关键的问题,仅举两个高考的例子来说明:

  某年高考出现了两大新闻,一是某地一位考生用“甲骨文”写作文,结果把所有的阅卷老师全部懵倒,只好送到大学的专门机构认定,认定之后发现其中只有少量甲骨文,大部分是小篆、大篆,甚至“杜撰”。老师们生气了,70分中给了他6分。这件事情怪考生还是怪老师?我觉得要怪老师。你们为什么要去鉴定呢?因为甲骨文是根本不可能写现代文的,这个常识应该有。比如有学生问你陶渊明写没写过七言律诗,你还需要动脑筋吗?因为陶渊明时代根本没有七言律诗,一下子就解决问题了。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也是说明了老师们在传统文化上的严重缺失。

  还有一个就是某地出现了史上“最牛”的作文,那是一首歌行体长诗,102句,同样把所有的阅卷老师懵倒了,结果给了满分。其实这是一首错误百出的诗,尽管歌行体诗与格律诗不同,可以不讲平仄,但在押韵上自有其规律,不管你是学生还是什么人,一旦写歌行体诗歌,就必须按照歌行体诗歌的规矩来写,不按规矩就不能算是合格的。正如邓拓所言,你不会写《满江红》,就去写“满江黑”吧。因为写《满江红》是必须按照它的规律来写的。这个考生写了如同“满江黑”的东西并不可怕,可怕的还是老师,他们对这首诗的评价是:“形式和内容表现上都堪称一流”,所以我说文化的严重缺失责任在老师。

  我还要进一步地说,在古诗词乃至整个传统文化方面,老师的水平不提高,一切便无从谈起。当然,这里的老师,其实还包括了家长。

  二、正确的途径

  俗话说,条条道路通罗马。教孩子学古诗的正确途径也并非是华山一条路。在这里我只是谈谈自己的一点心得。

  第一是夯实基础。要提倡读原文,因为古典诗词、古典文章不能一上来就看注解,特别是翻译更不能看,因为翻译是翻不出韵味来的。我们说一个女人很漂亮,那是不能量化的,眼睛多大,鼻子多高,嘴唇多厚都说明不了问题,只有那个说不明道不白的韵味才是关键。诗歌也是这样。我经常开玩笑说,李白的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”,一旦翻成英语便是一首儿歌,人家会以为李白是中国古代伟大的儿童文学作家。但我们是能够体会到诗中的韵味的,因为我们读的是原文。所以我的方法是,别管孩子懂不懂,先读先背,自然而然他们就会感受到其中的韵味,这个就是我要说的夯实基础。

  第二是放远目光。放远目光就是反对急功近利,记得刚进大学的时候有位先生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,他说用斧头和菜刀砍柴,结果是不同的。斧头一下子就能把柴木砍断,而菜刀非但砍不断柴木,还会卷刃,什么原因?就是因为斧头后面有个背,这个背虽然不直接接触柴木,但它是起作用的。我觉得这个例子讲的就是在学习上不能急功近利。我们不要总是跟着高考中考的指挥棒转,因为这样培养出来的孩子只能是“菜刀”,而不是“斧头”。前段时间某高校自主招生考试有道题,问你《西游记》里面有几个妖怪,假如你是“菜刀”,就只会傻傻地数数,数得清楚吗?而假如你是“斧头”,就会回答:根本数不清。这才是标准答案,你想想,《西游记》里每个大妖怪手下有多少小妖怪?何况这里还有个定义问题,换个角度说,孙悟空也是个妖怪,猪八戒、沙和尚难道不是吗?这类问题课本上绝对不会有,那是引导我们反对急功近利的。

  第三是举一反三。一定要培养孩子举一反三的能力,这是很关键的。我在讲陶渊明的《归去来兮辞》时,里面有“载欣载奔”一词,我解释说“载”就是“又”,等到考试的时候我不考“载欣载奔”,而是考“载笑载言”,你不能说我没教过吧?所以说,我们的老师和家长一定要着重培养孩子的这种能力。

  第四是同步学习。在传统文化方面,现在的家长大部分受到断层之“害”,像我们这一代已经不能跟我们的上辈比,上辈又不能跟再上一辈比,这固然是时代的变化使然,但与我们的政策也不无关系。所以,2014年中央开始提出弘扬传统文化的战略是非常及时的。现在“大师”一词很流行,其实真正的大师到王国维就结束了,现在是没有大师的,所以报纸上宣传季羡林先生不让称大师是谦虚,其实他是有自知之明。所以在传统文化“百废待兴”的情况下,现在的家长千万要有自知之明,放下“老子”的架子,跟孩子同步学习。有位家长经人介绍带着孩子来找我,开口就对孩子说:你把昨天教给你的金(岑)参那首诗背一背。这不是误自己的子弟吗? 

  第五是因材读书。现在我们的孩子有一种过度地被培养的倾向,比如诗词大会一热,人人想当武亦姝陈更了,一夜之间书店的诗词书籍全部卖空。其实读书是不能盲目的,再好的书都有一个适合不适合自己的问题。我们读诗歌也是这样,有次两个学生买了《杜诗镜铨》,我说买错了,他们说是好书,我说的确是好书,但不适合你们,因为你们《唐诗三百首》还没读懂呢。我曾经说过:“与其懵懵懂懂读十三经,不如老老实实读三字经”,所以选作品一定要选适合自己的。佛经的末尾经常有这样的描述:“(听讲者)闻佛所说,皆大欢喜,信受奉行。”这里的“大欢喜”,便是理解,便是感动。你看李白或者杜甫的诗“大欢喜”了吗?李白杜甫风格迥异,“大欢喜”李白者,不会“大欢喜”杜甫,反之亦然。这是由各人的秉性所决定的。

  三、必要的方法

  我觉得现在是恢复弘扬传统文化的最佳时期,因为恢复弘扬传统文化已经成为新时代的特征之一。所以我们应该借足东风,在央视的《中国诗词大会》之后,趁着大家对诗词发生了浓厚兴趣,接下来就是要把这把火烧到深处实处。

  前年我在晚报的《国学论谭》上发表过一篇文章,提出了“背诵是根,理解是苗,创作是花,做人是果”的学诗方法。现在我还是认为,这些方法对于教孩子学古诗来说,是行之有效的。

  首先是背诵,这是个有争议的问题,有人批评央视的《中国诗词大会》引导大家死记硬背,而我觉得死记硬背是必要的,我们古代历来提倡苦读书、勤读书,从来没有“愉快”读书的。对国学,对诗词就是要老老实实地背诵,它是学习传统文化的根本,没有这个根,开花结果从何谈起?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